<ins id="1jptp"><dl id="1jptp"><span id="1jptp"></span></dl></ins>
<cite id="1jptp"><span id="1jptp"><menuitem id="1jptp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1jptp"><strike id="1jptp"><thead id="1jptp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1jptp"></var>
<cite id="1jptp"><span id="1jptp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1jptp"></var>
<cite id="1jptp"><span id="1jptp"></span></cite><var id="1jptp"><video id="1jptp"><thead id="1jptp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1jptp"></cite>
<cite id="1jptp"><video id="1jptp"></video></cite><ins id="1jptp"><noframes id="1jptp"><var id="1jptp"></var>
<var id="1jptp"></var>
<cite id="1jptp"></cite>
<cite id="1jptp"></cite>
<ins id="1jptp"><span id="1jptp"></span></ins><var id="1jptp"></var>
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您现在的位置: 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培新小学 >> 学校文章 >> 教师园地 >> 教师学习 >> 正文
我在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我在
作者:培新小学…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237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/1/14
 

 树在,山在,大地在,岁月在,我在,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张晓风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当教师久了,我越来越喜欢做的一件事,是点名。

清早,孩子揣着昨夜的碎梦,披着半身晨露,在教室刚刚坐定。我拿着名册叫:“×××”

“在!”

骄傲而清脆。仿佛不是在回答我,而是在回答天地乾坤,告诉空气,告诉窗边轻轻拂过的风,告诉眉梢刚刚落下的一粒微尘,说,有一个孩子此时“在”这里。

听到他们一声声的“在”字,我眼前就像渐次开出了花。对我而言这是一种饱满的幸福。

所以,我每新带一班学生,总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天点名,总希望在我唤他们名字时,能听到他们响亮的应声:“在!”你在,刚好我也在,这便有了我们爱的开始。

我们班有两个孩子,是那种说话走路都像猫儿一样安静的孩子,每次我唤他们名字时,他们的声音从来传不出课桌以外的任何地方,读课文的时候也像蜜蜂嘤嘤嗡嗡。因此,他们常常淡出伙伴快乐的游戏之外,也常常淡出我的视线。有一阵,我让他们试着相互大声唤对方的名字,然后,尽可能用最大的声音回答对方:“在!”

后来,我发现他们变得清澈欢欣起来,虽然通身仍透着含羞草的矜持,但眉眼间那份自喜,像解冻的春水汩汩流淌。

 

十多年前,我因为右腿骨折,大半年时间不能到校上课。很多次坐在床上,望着窗外寂寂春暮,寥寥秋日,心里那份巨大的幽凄,至今不能忘怀。当时只一心期盼着骨伤痊愈,心里的那份落寞和痛楚没去多想。

然而骨伤早已愈合。心里的痛,却还记得。为什么疼得这样深?因为我知道,我的同事好友都在,我的学生都在。不知多少次我痴痴地想,他们此刻在升旗吗?他们在批阅那小山一样的作业吗?他们又在为那几个淘气的孩子生气吗?他们到底在干什么?不管在干什么,我都想回到他们中间去!哪怕周而复始地批阅无穷无尽的作业,哪怕被调皮捣蛋的学生弄得心力交瘁。只要我能在,都好!

原来,我那个时候是渴望“在”。心是因为“不在”才痛。

从那以后,我特别珍惜“在”的日子。学校任务分工时,我在;同事有困难时,我在;学生有困惑时,我在。当然,我从来没有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”的豪情壮志,却真的喜欢是一个“紧急待命”的人,随时能元气满满地说:“在,我在这里”。

我在,多好。我在,我在自己的生命大舞台上;蛐,或静立,我出场了。我在,一切美好就可以开始了。

身边有个同事大病初愈,原本可以继续休假。

“很多次我站在楼顶朝操场望,”她喃喃自语,“看到你们跟学生在一起,给学生整理歪斜的红领巾,我想如果是我,多好……”

她回学校上班了。操场的学生中间,她在;学生排练场,她在;同事有求,她在。时时处处,她都能脆生生应声:“我在!” 我想,她也一定经历过那种“不在”的幽沉之痛。所以,她的“我在”不同于旅游中的“本人到此一游”。后者蜻蜓点水,过于喧嚣;而她的“我在”,却像教室里那个挂着一身朝露,欢欢喜喜来上学的孩子。她在,生活有了生机,生命多了光彩。

一个久晦的冬天午后,晓和我隔桌相坐。我们同在一本《群山回响》的书里。隔壁的教室传出学生上课的声音,我们在学生身边,我们拥有同在的安定。

“人对自身本该守护的东西,会何其轻易地加以恶待和抛弃……”晓又在为哥哥阿卜杜拉和妹妹帕丽的分离而担忧。她抬起头,透过窗外的树影,我不知她投向天空的目光遇见了什么,或者,她由此想起了谁,我只能虔诚地沉默在她的叹息当中。

在那个同窗共读的午后,我和晓牵手迷失在连绵的群山中,无奈于现实生活的分分离离中,但我始终记得,在风潇潇的路上,作为一个知己,我在她身边,也许我什么都不能帮她,但至少我在倾听……

我在。书上那些影影绰绰的人影,其中有我,有我们。我们怀着一颗善良和悲悯之心。都在。

今年去欧洲旅游,在巴黎圣母院听到这样一个故事:圣母怀抱小耶稣,决定降临人间并造访一座修道院。神甫们全都非常自豪,他们排起了长队,依序走到圣母面前表达他们的崇敬。一位神甫朗诵了美妙的诗篇,另一位神甫展示了他为《圣经》绘制的彩色插图,第三位神甫背出所有圣徒的名字……神甫们如此这般一个接一个地向圣母和小耶稣展示了自己的才华。

队伍的末尾,是一位在修道院中地位最卑微的神甫。他从来没有学习过那个时代的智慧经典。他的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人,在附近一个旧式的马戏团里工作,他们教给他的全部手艺,就是空中抛球等杂耍。

当轮到他的时候,有神甫威吓他离开,因为那位曾经的杂耍艺人没有什么能耐能博得圣母和耶稣的欢心,他的出现还可能玷污修道院的形象。

然而,这位神甫出场了。在他心里,圣母和耶稣至高无上,为他们奉献点什么是他的天职。他必须出现在自己的位置。

他觉察到了师兄们谴责的目光,但他义无反顾地走上前去。他从口袋掏出几个橙子,开始玩起了杂耍。这是他唯一擅长的事情。

就在这时,小耶稣笑了,并开始在圣母怀中鼓起掌来。于是,圣母将手臂伸向那位神甫,让他抱了小耶稣。

只要我在,我就有拥抱上帝的机会。

“我在!”是一种勇敢和能力。我在,此时此刻,此情此景,此山此水中,我有情有爱,有感有觉。我没有辜负生命赋予我的权利。

我在。你在。岁月在;褂惺裁幢日飧篮玫氖澜!

 
文章录入:pxhy    责任编辑:huangya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    Copyright © 2008-2009 培新小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6003843号-1 培新小学信息中心 学校信箱:AKPX@QQ.COM

    免费平特一肖公式-免费三肖公式-免费一肖中特100